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联系我们
公司首页 新闻动态 粉体混合设备专区 固液搅拌分散乳化设备专区 混合器专区 过滤器专区 配件专区 联系我们
公司新闻

装备制造业永远是工业的脊梁

发布时间:[2009-06-17]   新闻来源:[汇龙搅拌反应干燥设备工厂]

    中国机械工业60年,大体上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,即前30年和后30年。不同的阶段,体会自然也是不同的。
    奠定发展基础的第一个30年 
    装备制造业永远是整个工业的脊梁。
    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强大的装备制造业,成为工业强国是不可能的。机械工业是装备制造业的重要组成部分,机械工业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。解放初期有所谓“一黑一白”之说,所谓“一黑”,指的是煤炭;所谓“一白”,指的是粮食。后来,又有所谓“朝阳工业和夕阳工业”之争,何光远并不赞成所谓“机械制造业是夕阳工业”的观点。他认为,随着经济的发展,机械工业的重要地位也越来越被人们所认识。 
    国家对机械工业是非常重视的。
    建国初期工业的底子是“破烂摊子”,机械工业几乎是空白,是一穷二白的状况。例如,当时的机床企业都是一些小的修理企业。何光远说:“现在回忆起来,从一开始,国家对机械工业就非常重视。”以156个项目为例,“一五”时期开工了147个项目。其中,煤炭25项、石油两项、电力25项、钢铁7项、有色11项、化工7项、机械24项、轻工1项、医药两项、军工43项。而军工中的43个项目,包括航空12项、兵工16项和船舶3项。这些项目从大行业来说,都属于装备制造业。把机械的24项和军工的项目加起来,整个装备制造业占了大头。以机械的24项来说,国家投资的都是一些很大的项目———何光远一一列举了这些项目的名称:长春第一汽车厂、哈尔滨锅炉厂、沈阳第一机床厂、哈尔滨量具刃具厂、沈阳电缆厂、哈尔滨仪表厂、哈尔滨汽轮机厂、沈阳第二机床厂、武汉重型机床厂、洛阳拖拉机厂、兰州石油机械厂、西安高压电磁厂、西安开关整流器厂、西安绝缘材料厂、西安电力电容器厂、洛阳矿山机械厂、哈尔滨电机厂汽轮发电机车间、富拉尔机重机厂、哈尔滨炭刷厂、哈尔滨滚珠轴承厂、湘潭船用电机厂、兰州炼油化工机械厂等。他说,对这样一大批大型企业的重点投资,显示了国家对机械工业是非常重视的。 从另一个侧面,也可以看得出国家对机械工业的重视程度。何光远说,在国家各部委中,机械工业拥有两个最多:一是机械工业的研究院所是最多的,有60多个部直属的一级研究院所———都是司局级的研究院所;二是机械工业的高等院校是最多的,有20多所高等院校,号称第二教育部。此外,还有一大批中等专科学校。“从企业建设、研究机构的建设和人才培养的角度来看,国家在建国之初对机械工业就非常重视。”何光远一言以蔽之。 
    文化大革命不堪回首。
    谈到文化大革命对机械工业的冲击,何光远讲了长春拖拉机厂的例子。当时,这个仅次于洛阳拖拉机厂的全国第二大拖拉机生产企业,派系斗争严重,生产秩序混乱;油桶倒在地上没人管,油流得满地都是;拖拉机轮胎四处乱扔,长春南湖里满是作为救生圈用的轮胎,都是从工厂里偷出去的。
    快速发展的第二个30年 
    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,在改革和发展上,中国机械工业是走在前面的。
    1980年开始的体制改革,为机械工业的发展清除了制度性障碍。“这时,我已经调到部里来了。”何光远说。
    1984年8月17日,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,决定对机械工业管理体制进行重大改革的试点。在国务院各部委中,机械工业部是最早对管理体制进行改革的部委,成为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的“试验田”:从直接管理变成间接管理。部属全部62个生产企业和省属332个企业中的绝大多数,都于1985年5月下放地方,一直下放到中心城市,给企业放权,给地方放权,把企业推向市场。谈到机械行业的改制,何光远说:“除了中央直属的一些大企业外,地方的企业现在基本上已经股份制和民营化了,机械工业已经形成了多种经济成分共同竞争发展的新格局。”
    机械产品原来都是国家分配物资,拿不到国家的调拨单子,有钱也没处去买,现在走向市场化了。“第一家在《人民日报》刊登广告的,是机械工业的四川宁江机床厂;第一家宣布破产的,是机械工业的沈阳防爆电机厂……” 
    在融入全球经济体系的过程中,在对外开放和国际合作上,中国机械工业也是走在前面的。
    其中,对外贸易出口额2007年为1929亿美元,是1978年的739倍,年均增长25.9%。“机械产品进出口,原来一直是逆差,现在变成了顺差,而且是几百亿美元的顺差,变成了外贸出口的大头儿。”何光远说。
    改革开放之初,我国机械产品国内市场自给率不到60%,2008年自给率已经超过80%。从总产值来看,机械工业占全国工业的18.29%;从增加值来看,机械工业占全国工业的16%。机械工业年增加值超过1.8万亿元,是1978年的180多倍,年均增长为19.6%。其中,发电设备年产量超过12990万千瓦,是1978年的27倍;数控机床年产量为12.33万台,是1978年的210多倍。我国已经成为世界装备制造业大国,机械工业已经形成了一个全方位对外开放的新格局。对此何光远表示:“尽管有经验,也有教训,但是现在回过头来总体评价,如果没有全方位的对外开放,中国机械工业不可能达到今天这个水平。因为对外开放,不但引进消化吸收了先进的技术,也使我们转变了观念,开阔了眼界。”
    我国已经成为世界装备制造业大国,但还没有成为世界装备制造业强国。
    在何光远看来,“即使在今天,在中国的机械行业中也还没有出现像西门子、通用电气等拥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制造企业”。
    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。以体制改革为例,改革的大方向无疑是对的,但在具体操作的过程中,有一些随意性,有一些盲目性。何光远回忆说,从1982年开始算起,机械工业部在部一级的分分合合就有8次之多。“有时机构合并工作还没做完,干部分流还没结束,新机构马上就又要分开了”。机械工业系统内部一直流传着一句笑话,“话说机械部大事,分了就合,合了就分”。体制改革在操作上的这种随意性,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行业政策和行业发展的稳定性。他印象最深的是,2006年“两会”前夕,242家转制行业科研院所的院士联名上书国务院,建议国家尽快成立工业技术研究院,专门研究行业发展中重大的、关键的共性技术,为应对国际巨头的竞争提供技术支持。这个千呼万唤“不”出来的工业技术研究院,至今还停留在院士们的建议书上。 
    机械工业与国民经济其它各部门、各行业的发展要协调起来,通过支持和服务其它各部门、各行业的发展,提高自己的装备水平,为国家产业安全和国防安全,更好地发挥保障作用。“国家对加快振兴装备制造业的重视程度比以前高多了,现在的关键是落实,例如首台首套的问题,有的行业落实得比较好一些,有的行业落实得比较差一些。”他还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联系我们
版权声明 | 付款方式 | 客户反馈 | RSS订阅 | XML地图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CSS&XHTML